当前位置:  首页真实故事

[金岳霖图片]金岳霖的故事

发布来源:故文斋 发布时间:2020-06-22 10:01:47

  金岳霖十几岁的时候,按照逻辑推理出中国俗语金钱如粪土,朋友值千金有问题。他发现,如果把这两句话作为前提,得出逻辑结论应该是朋友如粪土。朋友如粪土,这样的发现,也只有享受思维的乐趣的人,才能获得。

  1955年,金岳霖离开北大,调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副所长。另一位副所长告诉他应该坐在办公室办公。他在办公室待了一上午,也没弄明白如何办公。有的人简单,有的人有趣,又简单又有趣的人,只有金岳霖。

  金岳霖曾细心地去分辨爱与喜欢两种不同的感情或感觉。他说,爱是父母、夫妇、姐妹、兄弟之间比较自然的感情;喜欢是朋友之间的感情。二者经常是统一的,那就是既是亲戚又是朋友。

  金岳霖某日打电话给陶孟和,陶的服务员问他:您是哪位。他忘了,答不出来,于是说:不管它,请陶先生说话就行了。因为他不好意思说我忘了。可那位服务员说不行!他请求两三次,还是不行,只好求教于王喜(金岳霖的洋车车夫)。王喜也说我不知道!金岳霖说你没听见人说过?车夫说:只听见人家叫你金博士。一个金字才提醒了金先生。

  在西南联大时,听金先生课的有个学生叫林国达,是位华侨。他喜欢提一些很怪的问题。有一次他问了一个逻辑上不错而意思却不对的话,请金先生解释。金岳霖想了一想,反问道:我问你一个问题:‘Mr.林国达is perpenticular to the blackboard(林国达君垂直于黑板),这是什么意思?一下子把学生问傻了。因为这句话逻辑上没有什么错误,但林国达也不能垂直于黑板。

  1926年,金岳霖留学回国后,先受聘于清华大学教授逻辑学,并受校方委托创办了清华大学哲学系,担任系主任。当时的哲学系只有金岳霖一个教师,也只招到沈有鼎一个学生,当时一师一生,号称一系,成为美谈。

  徐志摩当年曾描写过金岳霖与一位名叫丽琳的西方女子初到北京时的妙相:老金他簇着一头乱发,板着一张五天不洗的丑脸,穿着比俄国叫花子更褴褛的洋装,蹩着一双脚;丽琳小姐更好了,头发比他的矗得还高,脑子比他的更黑,穿着一件大得不可开交的古货杏花黄缎的老羊皮袍,那是老金的祖老太爷的,拖着一双破烂得像烂香蕉皮的皮鞋虽则那时还在清早,但他们的那怪相至少不能逃过北京城里官僚治下的势利狗子们的愤怒和注意。黄的白的黑的乃至于杂色的一群狗哄起来结成一大队跟在他们背后直嗥,意思是说叫花子我们也见过,却没见过你们那不中不西的破样子,我们为维持人道尊严与街道治安起见,不得不提高了嗓子对你们表示我们极端的鄙视与厌恶!在这群狗的背后,跟着一大群的野孩子,哲学家尽走,狗尽叫,孩子们尽拍手!

[金岳霖的故事]相关文章:

上一篇:[玉兔望月图片]玉兔望月故事
下一篇:【名人语录心灵鸡汤】心灵鸡汤语录晚安

励志故事

查看更多

感人故事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