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真实故事

温暖人心的小故事

发布来源:故文斋 发布时间:2020-06-20 10:17:06

  故事是文学体裁的一种,侧重于事情过程的描述,强调情节跌宕起伏,从而阐发道理或者价值观。下面是小编收集整理的温暖的故事3则,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温暖的故事3则

  故事一:我要我们在一起

  从沃尔玛结账出来,天天已经放学。我接了他上车,从后排座位上取了一瓶刚买的蒙牛果粒浓递给他。他不接,表情忧郁地说:“妈妈,光头的爸爸和妈妈离婚了。”

  光头是他同桌。我将酸奶放在扶手箱上,点火,轻轻“哦”了一声,算是回应。

  他问我,“妈妈,他是不是很可怜啊?”

  我启动车子,顺口道,“嗯,光头很可怜。”

  从停车场驶出来。他像是想了很久下很大决心才问我:“妈妈,你会不会和爸爸离婚?”

  我摇摇头,笑着说,“不会的,儿子放心吧。”

  但他不放心,接着问我,“如果有一天要离呢?那你要我吗?”

  看他表情那么认真,我只好说,“天天想跟谁啊?”他拉着我扶方向盘的胳膊说,“我当然要跟妈妈啊。”

  我心中一阵暖流经过,用手抚摸他的小脑袋,疼爱地说,“天天,妈妈会带着你的,不会让你被后妈折磨。”听到这话,他才高兴起来,主动要果粒浓。

  吃到一半,他像想起什么大事一样,“妈妈,我跟你过,那我可以带一个人吗?”

  拐过路口,突然觉得这孩子蛮可爱,今天突然这么认真起来,“好啊,允许你带一个人。那你想带谁呢?”

  他想都没想就说,“我喜欢带着奶奶。”

  遇到红灯,我故作考虑状,然后说,“好,我同意你带着奶奶。”

  他开心地笑了,酸奶流到嘴角,然后说,“把公公也带上吧,他不会做饭、不会洗衣服,他要跟着奶奶才行。”

  我装作又想想,“好吧,你把公公和奶奶都带上。”他听着高兴,将一盒果粒浓吃得很干净。到楼下停车,他又说,“妈妈,我还想要带一个人。”

  我关车门,“不能再带了,带不下了。”不管他失望的表情,径自从后排拿超市的环保袋,想不出还有哪个人可以让他带。

  我左手提袋子,右手牵他,他却不走,扭着身子道,“妈妈,求你了,带着他吧!”

  袋子很重,一家人一周的牛奶都在里面,我有点不耐烦了,“好吧好吧,那你还想带谁呢?”

  “带上爸爸吧,他就一个人了,好可怜啊!”他说。

  “哈哈……”我忍不住大笑起来,周围邻居投来奇怪眼光看我,我管不了那些,只觉得儿子太可爱啦。“儿子,把爸爸一起带上,那还叫什么离婚啊?”

  天天却不笑,着急地要求我答应他带上他爸。

  等电梯时,我笑着说,“好!妈妈同意你带上奶奶、公公,还有爸爸,咱们就一起过。”

  他这次是彻彻底底放心了,主动牵我的手,说:“妈妈,我喜欢我们在一起!”

  儿子的这句话,让我突然想起他的外婆——我的母亲,她曾说过“我喜欢我们在一起”。那时我6岁,除夕前父母亲带着我和姐姐从外地往家赶,怕错过了过年。一家人赶到县城车站时最后一班车还是开走了。大家又冷又累,准备找旅馆投宿。可一晚要12块钱。母亲摸摸口袋有点犹豫,父亲将手一挥,“不住了。”他们带着我和姐姐又走回车站,母亲说,“那边有一个摊点在卖馄饨,不如去吃个饱,也好暖和暖和身子。”

  父亲从口袋里掏出皱巴巴的一叠钱给母亲,说,“你们去吧,我不饿。”

  馄饨三毛钱一碗,母亲带着我和姐姐各吃了两大碗鲜肉馄饨,那馄饨真是人间美味,至今难忘。

  后来父母将大衣脱下来铺在长椅上,给我们铺了一个舒服的床,我和姐姐靠在父母的大腿边睡着了。那一觉睡得很香。后来我们长大了,聚在一起时,我和姐姐总会提到那一晚。我和姐姐都说,“那一晚真的很美妙很幸福啊!”先是美味滚热的馄饨,然后是那香甜的一觉。爸妈听我们这样说只是微微笑一下。

  可是,有一次,母亲说漏嘴了,她说,“那一晚幸福吗?可我怎么记得很冷呢。”

  原来那一晚他们都没睡,将外套和大衣脱下来给我们当床褥,尤其是父亲还没吃馄饨。最后,母亲说,“很冷。不过,我喜欢我们在一起。”

  喜欢我们在一起,就是不论遇到什么险阻艰难,都会共同面对,不离不弃,一起将日子踏踏实实地过下去。

  故事二:父亲的玻璃女孩

  一位多情的作家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我没有这么煽情,但是有个女儿,对一个男人来说,真是一种无尽的牵挂。女孩儿就像是一件玻璃器皿,不管是宫廷里的藏品,还是民间的家常器具,都是那么的娇脆,有那么一些时候,你感到仿佛是一枚危卵,紧不得松不得,煎心得很。

  一个朋友给我短信:正在忐忑不安吧!准备好西瓜和可口饭菜。是啊,这两天女儿高考,我小心得走路都怕踩死蚂蚁,计算好分分秒秒。她肯定是紧张和焦虑的,可是她无事人一般,晚上依然要到12点,早上我则是早早起来,看着钟挨日子。说是7点15分起床,7点10分我便开始读秒,心中忐忑:叫早了怕她没睡足考试迷糊,叫迟了又怕赶不去考场。听到门响,赶紧奔过去,哈哈,舒了一口气,小人儿自己起来了,一副慵懒的样子。于是小心地说,要抓紧,路上塞车……她便开始洗漱梳头。

  麻烦在梳头上,读了十多年,就在这一考了,头就梳梳罢了,以后有的是时间梳啊。可是她左一遍右一遍,梳好了拆开,拆开了再梳。我心下焦急,来回在屋里走。她发话了:你走来走去干什么?走得人心烦。于是我嘴里好好好,赶紧又回去坐下。

  早餐早已在餐桌上。每天都是几个品种供她选择,因为你搞不清她哪个时候不高兴了:“不好吃!”丢下筷子不吃了。早晨早早出去,买了凉面就不敢买冰豆浆了。我知道她总是要吃凉的,可是又怕她吃坏了肚子。都是热的,也不行。“这么烫怎么吃啊?”又是麻烦。

  第一天考过,相安无事。可是晚上我坐在客厅里为她看钟:8点半,9点半,10点半……按照规定,考试的日子11点睡觉比较适宜,10点半便可以洗漱洗漱,放松一下,有利入眠。可是我轻轻推开门小声催促她可以洗了,却遭到她的一阵抢白:你干什么呀!我说,10点半了,可以洗了。她却说:我还没有看完!看不完我是睡不着的!我知道我这时讲什么也是没用的,只会坏了她的心情,于是又小心退下,到外面耐心去等……11点了,我在外面故作轻松地讲:11点多啦!准备洗吧。她在里面说,好的。可是半天还是没动。我知道再也不能催她了,于是到床上小心睡着。可无论如何也是睡不着的,便起来到阳台上坐着,我们的阳台是可以看到她的窗子的。我于是便看着她窗口的灯光,等啊,等啊,就要到12点了,门响了。她到卫生间去洗漱了。哗哗的流水声,流在我的心里,我的听觉特别敏锐,她的一举一动,我都能听出来是在干什么。终于听到卫生间关灯的声音,走路的声音,开门,很响地关门……阿弥陀佛……她终于要睡了。我在阳台上静静地等她熄灯。可是又是好半天。我一走神,灯关了。小祖宗,你终于睡了。

  她对我说:你别管!我明天精力照样很好。可是丫头你哪里知道,要是休息不好,考试的状态会怎样?

  其实早在几天前,我们就小心呵护着了。听到电话铃响,心里都是一紧。不重要的电话,基本不接。有时亲戚来电话表示关心,也是草草几句结束。关心又如何呢?谁也替代不了她,一切只有靠自己。考试的日子,我取回晚报总是收起来,有时女儿问晚报呢?我说没拿。因为报上总是叽叽喳喳讨论考过了的科目,这样的讨论对我们正经受大考的家庭是无益的,它只会干扰我们的心境。

  我总拣一些无关紧要的话说说。比如中午她妈妈菜烧得不错,我们表扬。她妈妈说,以后我上街卖炒菜。我说,你去卖炒菜,时间长了,顾客吃出感情,撵着你说:大姐大姐,再来一点。女儿哈哈大笑。

  这样的笑声很难得啊!其实这是缓冲压力的最好的武器。女孩儿内心的压力,旁人又如何能理解呢?做父亲的,面对这样一个棘手的宝贝,也只有蹑手蹑脚,大气不敢出啊。

  唉,作为一个男人,拥有一个女儿,其实你也就拥有了一个完整的女人。女儿其实是妻子的前半生,从前的那个女孩变成你的妻子,你的女儿也将会成为别人的妻子。

  故事三:你是我温暖的手套

  十六岁的春日。班上开展了一次有趣的活动,为了让全班男女同学能够和睦相处,老师特设了下周一为女生节,要全班的男生为女生做一件好事,并且赠送一件有意义的小礼品。

  我选了她,叶小花。一个在此时几乎被全班男同学遗忘的农村女孩。靠窗的角落里,她安静地低着头。当台上的我大声叫出她名字的时候,她猛然吓了一跳。全班男同学开始起哄,大笑。

  那样的笑声里,我与她一同陷入了年少的尴尬。

  我与她不同。我选择她,完全是出于仁慈,甚至,是一种对弱者的可怜。虽然,我知道这个词对于叶小花来说是那么残忍,可我想不出还有其他理由。她接受我,估计也是无可奈何的选择,因为大家都知道,除了我之外,不会再有第二个男生选她。

  每一堂课她都听得非常认真,尤其是外语。而我,痛恨所有的科目,我和年级中甚至是全校不爱学习的坏学生都认识。我们一起通宵上网、抽烟;偶尔用拳头对着别人的鼻子出气;背书包去果园里偷果子,大口大口地吃完果子,把剩下的残碎放在上课起立时前排同学的板凳上……

  几乎所有的坏事我都做过。我讨厌外语,以至每次考外语的时候,听力题还没有放,我已经把所有的选择题做好,就等着交卷的时间到来。

  班上有一个规矩,每次期中期末考试后都要进行一次排位大调整。全班同学走出教室,按照考试成绩的先后一一入场,挑选自己想坐的位置。

  我记得很清楚,那次叶小花的成绩排名第一。她在所有惊羡的目光中,缓慢地迈进了空荡的教室,朝着那个靠窗暗黑的角落走去。

  坐定的那一刻,我不知道怎么了,感觉胸膛被什么东西压了一下,沉沉的。

  她用略带惊慌的回答制止了老师:“我比其他同学都高,我坐后面也能看见,坐前面可能还挡到某些同学了。”

  十五岁的清晨,一个极端讨厌外语的坏男孩,闻到了善良的味道。

  我选了叶小花作为女生节对象的消息还是传了出去,在整个学校的坏学生联盟里传得沸沸扬扬。在厕所里抽烟的时候,雷明和一群高我一年级的坏同学过来问我,是不是看上了叶小花。我说:“你放屁。我就算看上一头母猪也不会看上叶小花。”

  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很少发火。一看我那样子,都没话说了。最后,雷明撂下一句话走了。他说,叶小花就是一村姑,以后是要回家去种田喂猪的。

  我的心里忽然有些难受。我知道,我和叶小花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可我为什么会难受呢?她回去就回去啊,种田也好,喂猪也好,我为什么要难受呢?

  清早,老师在上面讲课,我歪斜着睡觉。睁开眼睛,正对着叶小花的位置。她紧捏着笔在“沙沙”地书写着。我的心猛然地有些酸楚起来,因为这时我才看到,她瘦弱的手背上长了几个大大的冻疮,她时不时地用手搓搓它们。

  路过雷明家的服装店,我看到一双粉红色的,嵌有一朵小花的手套安静地陈列在柜台里。我硬是花9块钱把这双标价为32块钱的手套拿走了。雷明在身后一个劲儿地骂我,说我那手套一定是送给村姑叶小花的。我还是没回头。但在骑上自行车的时候大声说了一句:“我就是送给那村姑的,这手套是买给她跟我一起种田用的。”

  雷明在后面没声了。我迎着急速的风,大声地笑。

  叶小花戴手套的时候不敢看我。因为只要她一戴上那手套,班里最后一排的男同学就会大声叫嚷。我懒得去管他们,我才没时间理会这些凡夫俗子呢。况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送了她那双手套之后,她每次见我都要远远地躲起来。实在没法躲了,就脸红着急急跑开。

  我开始以为是我太过敏感了,但时间一长,大家都习惯了。或许,是淡忘了这件事。

  她从那时开始会主动给我送一些英语笔记,让我好好看。我接着,可我从来不会去翻阅那些东西。天知道,我有多么讨厌英语。

  高考终于结束了,多年的读书生涯,包括那些我做坏孩子的经历,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

  和一群朋友正准备大醉的时候,叶小花忽然出现在酒吧。褪去陈旧的布衣,一袭不同于往常的打扮使她看上去那么明艳动人。十七岁的年华,终是如一束阳光般穿透了我的瞳孔。

  在场所有的人都保持着与我一样的惊讶,对于叶小花。

  她对我说。“谢谢你当初送我的手套,很暖和。”我没说话,笑笑。

  接着,她又调侃地问我:“说实话,你知道手套的英文怎么写吗?”

  她明知道我讨厌英文,还故意问我这样的问题。我当时就回答她,所有的英文里面,我就知道写“I love you”,因为追女孩子要用。其他的,我一概不知。

  大概,这就是我与叶小花的最后谈话了。

  后来,我靠父母的关系进了一家电力公司做文秘。没几个月,实在适应不了低人一等的感觉,辞职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广告公司。

  忙碌的社会生活中,我开始逐渐淡忘学生时代的一切,包括那个村姑,叶小花。

  有时候想想,真的可笑。当初还说别人村姑,以后注定了回家种田喂猪。现在人家身在名牌大学,前途一片光明,怎么可能回家呢?

  记不清是几年以后,我接到了一个关于服装和手套的宣传策划。因为时代的问题,传媒这一块都必须接触到英语,所以我不得不打开电脑查询起服装和手套的英文拼写。

  Glove——手套。当这个简短的英文出现在电脑屏幕上时,我忽然懂了一些什么。那个不断将英语笔记借给我的女孩,那个遇见我就急急躲开的女孩,曾怀揣了怎样的一份热情。关于那双遥远的手套,当时,英文那么好的她一定知道,那手套的含义是什么。

  Give love,给爱。我一遍遍地用英文轻读着,忽然想起那个骑着自行车的午后,大声说着要用那手套和她一起种田;想起,那日在讲台上大声叫着她的名字;想起,那日,她在最后的时刻褪去所有少女的矜持,问我手套的含义。凝思中,突然的领悟带着某种遗憾从脑海闪过,我是不是要弥补些什么?

  我开始极力寻找叶小花的消息。终于,通过其他同学得知她已经结婚,我按照朋友给的地址找了过去。最后,在她家门前的一个餐馆见到了她。

  她叫出了我的名字,我微笑着点点头,忽然无语。挽着身旁高大的男人,对于我的突然出现,她并没有半点儿的反常。

  只是,她玩笑式地告诉我一句:“一定要把英文学好哦。”

  回到家中,再看着那串被我反复抄过的英语单词,猛然地痛哭起来。那些难以言明的疼痛,连带着青春里的悔憾,一并沉重地流淌着。

  连夜,我将手套广告的策划案交到了客户手里,客户代表一致通过。

  天刚蒙蒙亮的春日里,整个城市的户外站牌、楼塔,都被一张同样的手套广告覆盖了。广告语是简单的一句话:手套——Giove——Give love——给你我的爱,温暖新时代。

上一篇:神话故事牛郎织女作文|牛郎织女神话故事
下一篇:一诺千金的现代文阅读答案|一诺千金的现代文阅读答案

励志故事

查看更多

感人故事推荐

查看更多